339:阻止楚慕寒认亲谢老太

小说: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 作者:嘉霓 更新时间:2019-05-21 06:23:10 源网站:飘柔文学
    看到楚慕寒蓝忆荞并不稀奇,她惊讶的是,谢老太太怎么在这儿?

  “你们要干嘛!”蓝忆荞上前几步来到楚慕寒和梁婉莹跟前,十分不客气的说道:“你们要认亲就请去医院外面认亲,不要在这里影响我姐养病!”

  梁婉莹立即解释道:“荞荞,你……你别怪你哥哥啊,我是碰巧了看到你哥哥在病房里看望你姐姐,我才知道她是你哥哥的,外婆我,我,我真的好激动啊,荞荞,外婆一下子有你们三个孩子……外婆激动啊。”

  蓝忆荞不理会梁婉莹的欣喜和解释,只目光冷狠的看着楚慕寒,语气里带着极浓的讽刺的味道:“是这样吗?你和谢老太太是偶遇?”

  楚慕寒:“……”

  他不回答蓝忆荞,他甚至不敢看蓝忆荞直视他的眼神。蓝忆荞很精明,眼光很毒辣他一直都知道,这半年以来,他们整个楚家和蓝忆荞的较量之中,每每必败。

  这个自小长在农村的妹妹蹲了两年监狱没有把她折磨的不人不鬼的,倒是练就了她极为狠辣的又十分有心机的性格。

  这一时刻,楚慕寒是做贼心虚的。

  自从得知梅小斜竟然是青城第二大豪门谢家唯一千金的时候,楚家就一直没有消停过。

  他楚慕寒是梅小斜的儿子,又是长子!

  说白了,说的最贴切点,他是谢氏集团最为合法的第一顺继承人。

  有了谢氏集团,又有阿城哥这样的商业奇才辅佐他,若干年后,他楚慕寒就是绝对能和谭韶川并驾齐驱的青城翘楚了。

  别说是他,换成任何人,谁肯放过?

  怎能放过。

  怎奈,梅小斜的意思十分坚决,她不会和谢氏二老相认,如果他要是和母亲相认可以,母亲的大门一直都向他敞开。

  但是,如果不能和谢氏二老相认,他认母亲又有何用?

  在楚家一家人十分团结的密谋下,还是养母洪宝玲出的主意好。

  让他去找谭以曾。

  虽然谭以曾十分厌弃楚家人,可楚家人也摸索出谭以曾的性子来,谭以曾这个人爱骂人,爱发脾气。

  但他讲理。

  而且他跟谭氏二老的关系那是上溯上百年的,关于谢家的血脉,谭以曾不会妄自隐瞒。

  这一点还真被洪宝玲猜准了。

  就在苏焕住进医院,而蓝忆荞和谭韶川准备去老宅见公婆却半路上改道的时候,楚慕寒也豁出去了来到老宅的外面,见了谭以曾一面。

  谭以曾对他的厌弃不言而喻。

  但是楚慕寒比较坦诚:“谭老董事长,我知道您一向对我们家人都很痛恨,这些我也不想解释什么,但是我妈,我只是想和我妈相认,我知道荞荞听您的话,我只想请您劝一劝荞荞。”

  谭以曾能说什么?

  梅小斜的儿子。

  这关乎到庞大的谢氏集团。

  谢氏二老一辈子膝下空空,最想要的便是儿孙成群。

  虽然楚慕寒是楚家人,可他好歹是谢家的子孙,算上荞荞一起的话,谢氏老两口子总算也稀稀拉拉有了两个孙儿了。

  这么大的事情,他岂能忽略?

  不过,谭以曾虽然脾气暴躁,可他却是个谨慎人,楚慕寒刚走,谭以曾正好接到韶川的电话说是今天不来了。他正想跟儿子说楚慕寒过来的事的时候,儿子挂断了电话。

  后来他又打电话给亲家母梅小斜,也正想说这事儿呢,但是亲家母梅小斜也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再后来谭以曾通过宋卓了解到,原来梅小斜的另一个亲生女儿找到了,正在医院抢救,这也是荞荞和韶川为什么没有来老宅和亲朋见面的原因。

  那个时候,谭以曾纵然再想告诉梅小斜以及荞荞,楚慕寒曾经来找过他,可在苏焕还在医院抢救的这个当口,他就没有再提。

  以至于,昨天晚上,楚慕寒在等了一天多之后,终于等不及了,又给谭以曾去了个电话想问问情况。

  正好,那个电话被蓝忆荞接到了。

  蓝忆荞在电话里对楚慕寒一阵心平气和的讽刺加挖苦之后便挂断电话。

  那边的楚家人一时间齐齐痛骂蓝忆荞。

  首先是洪宝玲,她为了非亲儿子,倒是一点都不护短的痛骂荞荞道:“这个小孽障!小畜生!她又想出什么幺蛾子!啊!寒儿是谢家的长子长孙,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这是梅小斜身上掉下来的肉,难道就让这个小孽畜一手遮天!啊!”

  “妈。”看到非亲母亲洪宝玲这般的痛骂蓝忆荞,楚慕寒感动的搂住了非亲母亲,他和非亲母亲的关系现在非常融洽:“为了我能早日和谢家相认,真是苦了您了,妈。”

  洪宝玲看着儿子也心疼的流下了泪:“寒儿,你虽然不是妈生的,可你是吃妈的母乳长大的,你是妈一手带大的,谢家那么大的产业,从血缘关系上讲,你本来就是最合法的继承人,而小孽畜是我和你爸亲生的,她哪里有什么继承权!啊!她想要独吞谢氏财产,妈不会让她得逞的!财产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洪宝玲说的义正言辞。

  说的一旁的楚桥梁万分感动。

  前一阵子儿子和妻子之间都已经产生了极大的裂痕。然而,为了能让儿子顺利的继承谢氏集团,洪宝玲真是操碎了心。

  真不愧是自己风雨相伴将近三十年的妻子,她对寒儿的疼爱,胜过了自己的亲生。

  “宝玲,以后寒儿继承了谢氏集团之后,不会忘了你,你就是他的亲妈。”楚桥梁感慨的说道。

  洪宝玲却越说眼泪越多:“桥梁,别这么说,我无所谓,我自己带大的儿子我自己知道,这事儿吧,还真不能让寒儿把我当成妈,得让寒儿认梅小斜,梅小斜本来就是她亲妈。”

  洪宝玲越说哭的越凶。

  楚桥梁看着更为感动。

  一旁的楚家三姐妹也纷纷看着母亲哭。

  在那一刻,一家人十分的抱团。

  一阵伤心感慨之后,楚家人一致商量,事情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

  梅小斜有三个孩子是不错!

  可蓝忆荞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

  一个不是亲生的孩子却要把梅小斜霸在手中,蓝忆荞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继续与楚家作对!

  楚桥梁愤恨的拳头砸在桌子上:“这个孽障!孽障!她为什么不死了!啊!如此作恶多端的,她竟然还活的好好的!老天爷不雷劈死她!你们说说,你们说说,她怎么这么坏!这么坏还能得到谭韶川的喜爱!”

  “爸!”

  一旁的楚心樱阴阳怪气的说道:“她之所以勾引到谭总,让谭总喜欢她,说白了不就是床上功夫好嘛,她不要脸呀!你别忘了她为什么进监狱的,她可是色诱!”

  “爸。”

  另一边的楚心栀也闷闷恨恨的语气对楚桥梁说道:“爸您从小就教我,要矜持,要有大家闺秀的样子。我是大家闺秀了,可谭韶川一点都看不上我,我一开始要是豁出去脸皮和那个死囚犯一样下三滥的手段去勾引谭总的话,谭总早就是您的女婿了!”

  楚桥梁:“……”

  搂着母亲的楚慕寒安慰楚心栀道:“目前为止,蓝忆荞和谭韶川还没有举行婚礼,他们只要一天不结婚,都存在着变数,爸,妈,她就是我们全家的克星!既然她这么无情,一个人霸占着我亲生母亲不放过,想要独吞谢家的财产,想要置我们这些至亲的骨肉与生死不顾的死囚,我们对她客气什么呢?一旦我继承了谢家的财产,我的四个妹妹与此同时也会水涨船高!到时候,说不定心栀就是谭太太了!”

  “真的,哥?”楚心栀立即喜悦的看着哥哥。

  楚慕寒没说什么,洪宝玲却开口了:“硬抢也得把谭韶川从那个孽障的手中抢过来!让她去死!”

  楚桥梁愤恨的说道:“怎么就不上天下来一道雷,把她劈死呢!”

  这个时候洪宝玲却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她不死也好,茉茉前两天打来国际长途,她的身体现在越来越糟糕,已经有身体器官衰竭的趋向,医生说要想她活着,就得给她捐献好的器官。说不定死孽障能换茉茉一条性命呢。”

  “最好能让她犯个死罪!那样的话茉茉就有救了。”楚心樱得意的翘着二郎腿说道。

  楚桥梁认真的看着家人:“这个我们以后得好好合计一下,让她死!必须让她死!只有她死了!你们兄妹五个才能安康!今天先不说这个了,先说说,怎么才能顺利的和谢氏老妇人相认?”

  楚慕寒站起身看着父亲说道:“我倒是有了个主意。死囚犯不是说让我去医院看望苏焕吗,我正好将计就计。”

  昨夜

  楚家人在客厅里挑灯密谋了深夜。

  今天一大早六点多的时候,楚慕寒便捧着一束鲜花来到了医院,他并没有往医院的病房里走,而是来到一处咨询处和咨询处的接待员攀谈起来。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咨询处的接待员小姑娘便被楚慕寒公子哥的身份给吸引住了,她看着楚慕寒的眼神都是向往又痴迷的。

  楚慕寒不动声色的要求小姑娘用座机往谢家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一端是佣人接的,佣人接了电话之后便喊来谢老太太:“喂,您是哪位?”

  “请问您是我们医院病人苏焕的外婆吗?”电话这一端,咨询员亲和的问着谢老太太。

  “对,是,是的,苏焕……她,她怎么了?”老太太焦急的问道。

  咨询员笑道:“是这样的,苏焕说她想见一见外婆。”

  “好,好,好,我马上过来。”老太太随之挂上了电话。

  都没吃早饭,她和老头两个人便让家里的司机送他们往医院这边赶。

  楚慕寒对咨询员挤挤眼:“谢谢你哦美女,我外婆如果能和我妹妹和好的话,你是功德一件哦,对了美女,给我留个你的号码,过几天我请你吃饭。”

  咨询员受宠若惊的表情:“好啊好啊。”

  楚慕寒又靠近了她一点:“不过这件事,要保密哦。”

  咨询员坚定的说道:“楚少您放心吧,为了他们祖孙俩的和好,我肯定会守口如瓶的。不告诉任何人这个电话是我打的。”

  “谢谢。”楚慕寒离开。

  寻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观察医院外面来往的车辆,直到她看到谢家的车进来,他才快速的捧着手中的花朝着苏焕的病房里走去。

  这个时候,恰好护工刚走,病房里只有苏焕一个人,由于天尚早,苏焕斜倚在病床上闭着眼,听到推门声,她张开了眼。

  却看到了一个不愿意让她看到人,楚慕寒。

  楚慕寒的眼泪立即掉了下来:“妹妹!对不起妹妹,哥来迟了。”

  苏焕的表情冷淡:“……”

  楚慕寒并不在乎苏焕什么表情,只一味的说道:“我是背着妈,背着荞荞,偷偷来看你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早过来,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我们两是同一个妈生的,我们是亲兄妹,虽然一天都没在一起生活过,可我们是亲兄妹呀!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我看看你,你没事我就走……”

  楚慕寒的话没说完,苏焕病房的门通的一下又开了。

  是谢老爷子和谢老太太跌跌撞撞又分外惊喜的闯了进来,此时此刻,他们一下子因为喜悦冲头便忘记了他们接到电话里说是苏焕让他们来的这一茬。

  他们只喜不自禁的看着高高壮壮风度翩翩的楚慕寒,老两口子同时拉住楚慕寒的手道:“寒,寒儿,你竟然是,是我们的外孙子?”

  楚慕寒略垂了头,颇为真诚的说道:“对不起谢老爷子,谢老夫人,自那天我妈和你们相认我就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我妈,我从小不是她抚养的,我妈……”

  “没关系孩子,没关系,虎毒不食子,相信你妈妈心里一定是爱你的,别多想,你妈妈一定是爱你的。”梁婉莹抬起枯槁的手为楚慕寒擦泪。

  病床上的苏焕:“……”

  她也是经历过一些事情的认了,她在不动声色间,脑海里已经快速的转了两圈。

  直觉告诉她,今天楚慕寒来此的目的是在是太不单纯了。

  苏焕十分讨厌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要不是她,她不会那么快就和戴遇城结婚,要不是他从中挑拨,她和戴遇城之间也不可能如此恶化,若不是他,谢氏老太太也不至于对她这般的凌辱。

  都是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

  苏焕以前还经常听到荞荞说这个楚慕寒是如何如何虐待母亲。

  这个时候,苏焕敢肯定,楚慕寒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家产而来的!

  她凄凉又鄙夷的看着楚慕寒和谢氏老太太老爷子斥到:“对不起你们三位,能不能不要在我的病房里吵我,你们要叙亲情,请到走廊里去叙,好吧!”

  楚慕寒是母亲的亲生儿子。

  如果母亲不发话,苏焕不想对楚慕寒恶语相加,因为怕母亲伤心。

  “好的好的焕焕,好的,外婆和外公不影响你休息,外婆给你叫的饭一会儿就到,外公和外婆先去外面和你哥哥说话哈。”老太太一叠连声的对苏焕说着。

  说完便拉着楚慕寒看不够似的,一边看一般往外走,三个人刚做到走廊上的长椅上,楚慕寒刚跟老头老太太说一句话。

  这边蓝忆荞和小阎拎着给苏焕带的早饭过来了。

  面对蓝忆荞的质问,楚慕寒起身说道:“荞荞,我和苏焕我们两个是亲兄妹。这是更改不了的事实,作为哥哥,我就是想来看看她,我本以为……”

  他本想说,他来这么早本以为会遇不到谢老太太。

  他的话被蓝忆荞打断了。

  蓝忆荞鄙夷的冷笑了:“兄妹?亲哥亲自把妹妹送到戴遇城手中供他暴虐玩耍,亲哥亲自给谢老太太出主意把亲妹妹的三十万块钱全部撸干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f2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最新章节,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 飘柔文学
f2小说,f2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f2f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f222tv01####gmail.com